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与Tollgen讨论想到的冈助毒车

昨天和 @狂气胡椒博士 就冈助毒车问题一路从贴吧讨论到糖队群,我立下了【你写我就写】的flag,没想到他先把他的文章想法贴到lof并圈我了。。。
好吧,不作死不会死【笑】
我的梗题其实说起来并不毒,和某人比起来真的非常良心【真诚脸】
α未来设定,具体非收束设定根据写作需求会自捏一部分,恐怖组织瓦尔基里领导者•冈部伦太郎×SERN科学家•未来的时间机器之母•牧濑红莉栖,抱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想法的冈部潜入已经取得SERN一部分信任的红莉栖的住处并暂时住下,以和红莉栖交换情报完成「瓦尔基里会做出时间机器并将阿万音铃羽送向过去」这个收束的故事。在同一个房间里各干各的事并互相帮助的故事非常有趣不是吗?教授冈部关于如何制作时间机器情报的助手和在助手的工作上被“冈部,帮我拿一下那边架子上的论文。”这么使唤着打下手的冈部,在这样的背景下自然而然理所应当顺水推舟的车w
至于为什么说是毒车。。。我要是说我没有想着着重描写那种 明明双方都清楚地知道他们不可能会有未来,这样的日子一定会在哪一天戛然而止,但还是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好像可以天长地久的错觉 的气氛,你们信吗www
虚幻的岁月静好感什么的,最棒了呢【笑】
所以说吃吗?【明白地表示极有可能会鸽除非你们好好催更的脸www】

【原创短篇】世界隔离

对于某个前辈的文的回应,虽然完全是两个设定了(捂脸)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分类了(继续捂脸)
—————————正文分割线—————————
  
我爱上了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
当然不是指生死这种不在这个世界的意思啦,我还年轻,也没有“幸运”到遇上那种被现实那么开玩笑的经历。
我说的不在这个世界,指的是不论过去还是未来,他都没有存在过,也不可能存在。
恩……喜欢上这种人让人很苦恼呢,这也确实是我最近苦恼的主要来源。
他有着很厉害的才学,虽然因为不存在所以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才能啦……很理性的同时也非常感性,是能让人直观地感受到智慧二字的人,但也有和小孩子一样幼稚的一面。
他就是这样混杂着微妙的现实感和不切实际感的家伙,是我努力追逐的目标。
真要说起来的话,他是我的创造物。曾经孤身一人——现在其实也还是——的我,为了满足自己想要人陪伴的心情而创造出来的。
他本来没有那么厉害,只是随着我对他的追逐我自己的才学也日益增长,我就能想象出更加厉害的他,到了现在我和他都到了常人触碰不到的高度而已。
虽然这么说听上去有些自大,但我现在是常人口中的天才了。不过即使做到这个地步我也触碰不到他,因为每当我到达他所在之处的时候,他就会向更高处进发,所以我不可能触碰到他。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开始了寻找出路的思考。
他是存在于平行于现实的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永远不会与我真正相交。所以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收找出他在这个世界的投影了。
很难,就算找到了也不是他,但是重点是可以做到。这是可能的。光着一点就够我努力了。
我不是天才吗?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虽然就是因为有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比如解决孤独,我才会创造出他,但是人是可以干涉周围环境的。
这其中就包括了其他人,就包括了自己的命运。
听说过硬决定论吗?这世间的一切的走向都是在很早以前就被决定好的,过去和未来被缓缓移动的进度条链接,一定要说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同。
观测不到就认为不存在,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就认为它不是固定的,不是很荒谬的思想吗?硬决定论之所以可以当道就是因为它太正确了,以至于无法反驳。
嘛,确实很多人不能接受但我可以啊。都说了我是天才了。虽然没有160的智商也不那么会做数学,但是在保持心理稳定不要崩坏以及获得自己想要的人生这些地方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我知道我喜欢他。太知道了。知道又无可奈何,所以只能去见他了。我知道见到他就是自己想要的人生轨迹,我别无选择。
即使最终我能见到的只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投影而已。
连我这样的人做到这个程度,甚至赌上整个人生也可能无法完成,世界隔离真是残酷的事。
不过……身为投影的你有着他所没有的触感,这点上是你完胜呢。
人的本能什么的,真是没办法的事呢。
其实换种思考方向,他也是你的投影吧?你在我脑中的投影便是他,在我接近你的同时他也越来越接近你的样子,这很浪漫不是吗?
如果未来是固定的话,那么把它当做某种“过去”来看,也是可以的吧。
因为我想要和你在一起的未来,所以现在的我会尽我最大可能去努力。
因为现在的我最大可能的努力了,所以会得到可能范围内最好的未来。
又因为有着这样的未来,所以现在的我会不偏离既定命运分毫地努力吧。
我的过去、现在、未来都被无形的轨迹相连,互相论证构成了因果循环——不,这在世界眼里是既定事实吧。
虽说也可能会变成努力反而会错过你的情况,但是我尽力了。所以说我应该就能就此满足了。人类的情感真是麻烦的东西啊。
再说一遍,我喜欢你。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到了甘愿用一生去找你的程度。
你和他是二位一体——不,是最终融合为一的存在。
他的存在在你真的被我找到后会渐渐淡薄,你会成为不止于他而超越他的存在。这是不是就打破了世界隔离呢?
如果是的话,那还真是浪漫啊。
我用你作为桥梁,把他拉到了这个世界吧。最终他成为了你,而你成为了他。
在最后的最后,在名为你的存在中唯一留下的他的存在证明,只是我的一句话吧。
“我从很久之前就在找你了。”
我可以这么说这句话的事实,就是他的存在证明。
我以他为信标,今天也在向着你前进。

【助手中心(真帆视角)】那份终得实现的祈愿

大家好我是终于出新短打的雀瞬【捂脸】
这篇是sg线后日谈,和标题一样是以真帆视角写的助手中心,不过主要在写本篇开始之前的助手。微冈部×助手。
尝试了一下把对白写成平淡描述的风格如果看着感觉没懂是我的锅……orz
本文大概是本篇开始之前因为过去的事而怀疑自己永远不能得到救赎的助手向真帆倾诉,全程真帆视角注意。
一如既往任性地用了奇怪的文风写了我理解中的助手,可能ooc。
希望你能喜欢。



———————————————————————

牧濑红莉栖她有曾绝望过吗?

比屋定真帆靠在研究所楼顶的栏杆上。蓝色的天,亮色的云,闪烁着早上的朝阳的特有的光芒。大楼绵延,路上三三两两的车辆移动着,玻璃和金属都反射着并不算刺眼的光。

比屋定真帆来纽约很久了,她认识牧濑红莉栖也很久了。

她有事会想起这个问题,想起她们初识一个多月时的那次谈心。

她记得她当时是有些,好吧,实际上是非常惊讶的。

后生的天才少女望着一望无际的,和现在颇为相似的天与云,讲出了她不曾为外人所知的过去。

那天她们实验做完的早,红莉栖刚适应从大学生到研究员的角色转变,而教授的加压计划还未来得及进行到下一阶段。于是关系颇为不错的她们便很难得的来到实验室顶楼谈心。

我在等一个人。

她记得那个后辈当时这么开始的话头。

谁?她说。她并不认为研究所有谁会约人在天台见面。又不是相约跳楼,她开玩笑地补充了一句。

一个……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的人。

红莉栖没有回头。她很少不看着别人的眼睛说话。

也有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别的什么事物。她继续说着。我很想相信它一定会出现,但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真帆沉默了,她没法保证自己能完全理解这个后辈的心情。

呐,前辈。红莉栖回过头,这么看着她,眼神是真帆不曾见过的,仿佛在看着她的同时看着触及不到的高远星空。

前辈你相信命运吗?

怎么可能。她回答。我们可是科学家。

红莉栖笑了。不愧是前辈,我也不信。这种东西明明就很荒谬嘛。

但是呢。她语气一转。应该说是经验主义还是什么呢……期待一件事情发生但是又很久没有结果,就会认为它是不可能发生的了。明明没有根据地否定它的可能性和相信自己命中注定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

前辈,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呢?

真帆说不上来,于是思考了一下。

这是心理学的范畴了吧?她说。不过和脑科学也有关系,说不定你可以出篇论文。她打趣道。

红莉栖被逗笑了。

说不定真的可以试试看啊。

那时的红莉栖在等待的到底是什么,现在的真帆多少能明白一点了。

现在的红莉栖,连落寞地看着天空的时候都是带着温柔的笑意的呢。

真有趣,她想。

冈部伦太郎……吗。有机会真想见见呢。

End.

「用学术知识完善pm世界观吧!」
大概就是如图的脑洞😂
pm网游设定看过非常多的人写,但主角受雇于制作方完善世界观的文还没看人写过。
自己本身就是学生态演化的,感觉会很有趣的样子?
有人感兴趣的话就写一章看看好了w

刚被表白了
今年的年常(1/1)
对对方的印象:哦,是有这么一个人来着,等等,他长啥样来着?
总之抱着为了优化对本命侦测雷达和学习性别差异心理学的目的姑且去确认了下【三次来骚扰也有解决的自信,而且他可以提供的情报以我的分析能力和进化论知识可以获得很多珍贵的推演素材,所以值得一试】,但因为不知怎么被激起了恶趣味好像有点欺负过头了😂
稍微有点尴尬,但因为以前发生过好几次类似事情所以处理起来心态十分看戏。。。
结合现在沉迷生活大爆炸不可自拔【理系真是好文明,Shamy赛高】,我大概可能已经是个假宅了emmm

逛门吧的时候看到了有人在宣传冈牧吧就去看了下,气氛来看是发展前期啊。sg的冈部和助手说起来也是个人气cp,没有大型专属贴吧应该是因为中文cp名一直没有统一的原因吧。。。大概。【←一直用冈助的某人表示有点罪恶感】
最大的感想是看到因为糖碎而开心的大家有种油然而生的坐拥糖厂的土豪感。。。毕竟是糖队成员+能翻墙的留学狗来着。
看到有人写同人就不由自主的写了长评,写着写着发现他的问题我自己犯的更严重。。。比如句尾语气词泛滥什么的,膝盖好痛。果然还是第三人称大法好。
现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现充化了,所以除了继续担当糖队的主持之外应该不太会有别的产粮行为了,敬请谅解orz
毕竟比起产糖本身我觉得不浪费从作品中获得的能量才是最大的厨力放出,对我而言让我知道为了达成信念拼尽一切这种存在方式也是可以的才是石头门带给我的最珍贵的东西吧,助手的言行处事也是让我学到了很多,毕竟虽然是偏学术向的人以前的性格却和mio有的一拼。。。嘛。
所以说要以怎么样的姿态去面对这个东西呢。。。
【露出了黄金率(糖).jpg一样的嘴脸www】

在贴吧用小号复活被大家欢迎了。。。TATTT
感动到有点不清楚状况了。
【然后就是因为太久不用不怎么记得贴吧表情规则了,回复的时候很担心对方会错意qwq】

不,是月球那个达芬奇性格的话绝对不仅会信还认为理所当然的😂

【sg摸鱼】关于第一个回归β收束的冈部的随笔

昨天在飞机上听着歌,听着歌词突然想起了那个刚从阿尔法线脱出的冈部。他带着笑,说电话微波炉应该和凤凰院凶真一起死去,这样的心境让我感慨很深,但是由于铃羽的到来这样的冈部没有持续很长时间,0的他也一直被铃羽带来的飘渺可能性所追逐着,没有了那份看淡一切的心态。
抱着这样的心情和消磨飞行时间的目的,我在没有规划全文走向的情况下写下了一个以未曾遇到从未来而来的铃羽的冈部为中心的随笔,没想到居然写到了可以打下END的程度,虽然自觉可能有些偏离原作的人物性格,但是在朋友的鼓励下决定发上来。
文风一如既往的不知所云,人物塑造一如既往的OOC,感情描写一如既往的一眼就能看出作者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可以接受的话,不妨读读看如何?
摸鱼之作,cp倾向是冈部→助手,喜欢你能喜欢。
——————————————————————————————



世界线变动率 1.130209β 

2011/12/12

红莉栖的手机号码已经不是她的了。

冈部伦太郎在来到beta世界线之后,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的喜欢上了独自对着Lab的百叶窗外的景色发呆这种被往日的他认为非常不“狂气的疯狂科学家”的事,为此,不知情的真由理一度十分担忧,连带着连桶子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但碍于他每次说那句一贯的“没事,不用担心。”时的眼神没有开口说什么。

大概,是什么我没有资格插手过问的事吧。那时候桶子这么想着,留下了一句“不要太勉强自己”之后就继续转过身敲打键盘了。

而真由理,觉得她的牵牛星越来越远了。

从某个角度来说,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这种说法还真没错。

冈部某次意外听到真由理担心的声音的时候这么想到,那时候她正在给秋叶留未穗打电话,看样子是在商量给他准备生日派对来让他打起精神的作战什么的。凤凰院凶真已经死了,现在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有冈部伦太郎。嗯……也不对。冈部伦太郎和凤凰院凶真是一体两面的存在,所以说是变了半个人才比较正确吧。他想到这里不由得轻笑起来。

真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你的习惯感染了啊,凡事都要求准确什么的。

刚开始回归日常生活的日子说实话让他非常不适应。不光是经过无限三周的他时时神经紧绷和周围格格不入,更重要的是那些回忆总是粗鲁而又自说自话地闯进他的大脑,不由分说地把他拽入痛苦的泥潭,为此他还接受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但他现在已经好多了,在药物的帮助和他自己的努力下他已经可以用相对平稳很多的心态去看待那些回忆了,于是它们就找不到什么借口去继续纠缠他了。

毕竟,已经过去一年多了。

在这些关于人和事的回忆里,唯一还像忠实的老主顾一样隔三差五光顾他脑海的只有红莉栖了。

啊啊,红莉栖。

脑内的他的口气突然变得十分怀念。

那当然了,他怎么可能忘记红莉栖呢。

即使已经下定决心淡忘那三周的回忆好好珍惜当下的和平生活,只有红莉栖,他冈部伦太郎是绝不会忘记的。他可是和她做了约定的,就像她说的那样,只要有一个她没有被他遗忘,那无论何时,无论何处,她都存在。

有些荒谬得不像她的理论,但冈部却信以为真,和往常一样非常珍重地刻在心里了。

有这个念头的时候他甩了甩头,想着自己是不是有点像教徒一样在盲信红莉栖了。

恩……因为我喜欢她?

冈部默认了这个想法,脑内不自觉地开始构想红莉栖教要是传播开来会是什么样。

红莉栖教总觉得有点哪里不对,不过全体教员都憧憬着她的光芒的话——

被想象出来的画面逗笑了的冈部,觉得那样的世界应该挺美好的。顺便一提,他想当教主。

“冈部!上课了!”

远处朋友的呼喊让他从越来越脱轨的想象中回过神来,那是他这学期的同桌,处的还行就自然成为朋友了。

“知道啦!”

于是他也高声回应着,同时捞起装着书本的包有些眷恋地看了一眼顶楼的天空。

在短暂的关于会不会打扰号码新主人的犹豫之后他结束了他的感慨,给那个物是人非的号码发了一条意义不明的短信便带上了通往楼顶的门。

那条短信只有短短一行字。

「请务必要幸福。」

人生原本就是无法重新来过的,这样人才能从悲伤中站起来,鼓起勇气继续走下去。

你说是吧,红莉栖。


END

maho生日快乐!(づ ●─● )づ

虽然三次时间不够没有写贺文。。。
总之生快!队形刷起来吧!(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