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オカクリ后日谈】七年再归的救赎

明明只是想写二十以上三十未满的冈助二人就定了七年后的时间设定,为什么就和现实时间重合了呢?
25岁的冈部伦太郎和24岁的牧濑红莉栖的故事,敬上。

———————————————
晚上十点的纽约下着小雨,雨点被风吹着打在玻璃上的声音略显嘈杂,但还是不能掩盖住窗外从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街道上传来的日常噪音。

明明早就应该习惯了,但有时候还是那么明显,背景噪音就是这样的东西。

在心中习惯性地给眼前的事物下了定义,站在窗边的女子收回贴在落地窗上的左手,默默在墙壁上的操作面板中点击了代表拉上窗帘的图标,在这寂静的房间里略显吵闹的噪音最终随着一阵小小的机械声逐渐消失不见。

"红莉栖?"平时同住的前辈看到这样沉闷不语的她应该会关心地这么问道吧,只可惜她今天还在实验室调试Amadeus,少见地没有回同住的公寓。

Amadeus系列项目已经开始快七年了,只是至今还没有向公众发布。

原因?大概是来自前辈那名为既视感的东西的警告吧。Amadeus的确是会颠覆人类世界的东西,有过来自时间机器的教训的她当场就支持了比屋定真帆那暂且按兵不动的决定,作为项目主管的雷斯基宁教授见状也只好同意的他们的决定,暂且等到项目完全成熟之后再做决议。

一等就等了七年。

期间她自己的Amadeus作为对照样本完全没有更新过,而比屋定真帆的Amadeus则维持着一月一更新的惯例在各种实验中活跃着,却一直不为外人所知。

和时间一样,灵魂也是科学家永远不应该肆意踏足的领域,红莉栖在这点上和真帆达成了共识。

红莉栖颓然倒在床上,在黑暗中不甚明显的红发杂乱散在整齐铺好的被子上,眼中映着微光,在熟悉到有丝厌烦的天花板下明明灭灭地回想着往事。

在理应有人陪伴的环境中独处,牧濑红莉栖并不是第一次经历。抛开她和前辈偶尔的独自熬夜,这经历在她的少女时代却是多到必须封印的回忆。

"爸爸。"红莉栖叹了口气,却回想起了在不知哪里说着要帮他解决此事的某人。想到那人上次欠揍地在她下属面前喊她变态天才少女的样子她不禁有些牙痒痒,却兀自轻笑出了声。

"明明已经早就不是少女了啊。"

红莉栖笑着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面向窗外。窗帘依旧拉着,但几缕代表着美国热闹的夜生活的光线依旧在窗帘与地板的缝隙中亮着,在这黑暗一片的环境中格外刺眼。

她试图控制自己的思绪,试着去想明天还要做的繁重而不能出错的实验,但思绪却直接跳到了实验结束之后的回国行程,即使只有三天也足以让她满心期待了。

心脏的响动传达到她耳膜里,她试着用人体的传音解释,却败给了来自以前无数次独处经验的瞬间论破。

"……否认不了呢。"

语句前的叹音暴露了天才科学家此时自暴自弃的心情——或许在这种语境下,说认输更加合适。

红莉栖已经受够了自己,受够了一直忍不住向他飘去的思绪,受够了这幅被本能支配的身体。

受够了这份既无法否认又无法满足的感情。


梦境中,那白衣的身影还是少年时意气风发的模样,回过头对她笑着,但转眼好像就老去了十多岁,绝望的脸上了无光芒。

她想帮助他,拼命地奔跑却好像永远到不了他身边,拼命地伸手却了无作用。她叫喊着,声音却被身边无数个自己的声音淹没。无数个和自己一模一样却又有所不同的红发少女都在叫喊或呢喃着同一个名字。

冈部。


牧濑红莉栖惊醒在晨光里,从打开的窗帘中肆意洒进来的阳光让她还没适应的眼睛有些无所是从。

"红莉栖?你醒啦?"

她怔了怔,看向发出声音的房间走廊。还没完全清醒的脑子疑惑着前辈为什么不在实验室过夜,嘴却已先她一步问出了疑惑的话语。

"前辈?"

青年走进她视线,好笑地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哟?睡傻了?"

她懵了。

"冈部……伦太郎?"

眼前的冈部点了点头,阳光照在他身上显得有些不真实。

"嗯。"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挠了挠乱糟糟的脑袋,回道。

"昨天比屋定看你一个人独处有些担心你,就把房卡给我了。"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红莉栖撇撇嘴,坐了起来。

"有什么不好担心的,"冈部也跟着坐在了床沿。"看你刚才的表情,绝对没有做什么好梦吧。"

"是吗?"红莉栖瞄着要穿的衣服,思考这是不是应该把他支出去,"反正我是不记得了。"

——反正以现在的关系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牧濑红莉栖这么破罐破摔地想着,向冈部伦太郎伸出了手。

伦太郎楞了几秒,"干嘛?"

红莉栖气不打一处来,"衣服。"

"哦、哦。"


换完衣服,红莉栖对着镜子整理了下头发,终于向从刚才开始就在本能提速的心脏投降,问出了现在的她最想问的问题。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不是说过了吗,比屋定——"

"真实理由。"

红莉栖冷着眼回头打断了伦太郎,后者僵了一下,随即语气中带上了一点谜之幽怨。

"这不是担心你嘛。只有三天的假期还要特地飞日本,来回行程加起来一天,满打满算只能见到两天都不能好好一起去哪里,所以就和真由理他们提前来美国看你了,大家都很想你,到时候也能一起出去玩。"

他看了看红莉栖,脸上难得带上一丝红。

"而且比屋定说你这几天太累了,就想能不能帮上一些忙。"

眼前的青年穿着白衣,却是他们大学的正式研究员制服,当年被问起未来方向时不可一世地说着要献身科学的那个人和现在坐在床边略显拘谨的身影渐渐重合在了一起。

不会有错的,眼前的人就是那个她喜欢的冈部伦太郎。

"噗。"

"喂!你笑什么啊!区区助手——"

"哈哈哈,咳,抱歉,就是看到这样的你有点想笑,你的中二属性哪去了?"

"是疯狂科学家属性!真是的要我说几遍啊。"

眼前的青年嘟囔着嘴,自己却因能和他久违地这么说话而开心。

啊啊……真是败给自己的大脑了。

"那么你们想去哪玩?先说好只限休假的三天,这几天不许来实验室打扰我。"

"知道了……还有这里难道不是你的主场吗?"

青年一秒应下,随即却不怀好意地看向了红莉栖。

"还是说你在这里住了十多年却连玩都没好好玩过?嗯~不愧是沉迷实验都快把实验本身当朋友的天才少女啊克里斯蒂——娜!"

"既不是蒂娜也已经不是少女了!"

听出了话里浓浓的调戏味道,红莉栖忍不住瞬间反驳了回去。

"那么其他部分你不否认咯?"

"可恶——"

伦太郎看着满脸无法反驳马上就要失意体前屈的红莉栖忍不住真的发自内心笑出了声。

"哼,"红莉栖不甘心地咬了咬牙,"要我来决定的话我只会带你们逛我的实验室而已。"

"所以你连大学其他地方都不怎么熟咯?好歹是个准教授。"

"你别给我蹬鼻子上脸!"

红莉栖不爽地鼓起了嘴,身后却传来了意想不到的触感。

她被白衣的青年轻轻地抱在了怀里。

伦太郎用满是稀疏胡渣的下巴蹭了蹭她头顶的软发。

"好啊,我很期待能参观你的学校。"

怀里的人僵硬了一瞬,随即安心地放松了下来,把身体的重量靠在他身上。

他抚摸着红发女子平时由于好强一直挺得笔直的脊背,抱得更紧了些。

"冈部大笨蛋。"红莉栖从怀里传来闷闷的声音。

"没事了,我在这里。"

"嗯。"

"欢迎回来,我的助手。"

"……"怀里迟了几秒,传出了带着些微哭腔的声音。


"嗯,我回来了。"


——————
【After that】
红:(红脸)冈部你刚刚干什么!突然就抱过来什么的……
冈:(别过视线)嘛、嘛。

突然看见足足半年没有见面的女朋友在眼前活蹦乱跳的样子就忍不住抱上去了什么的,才不会说呢哼。


Fin……?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