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现实pm战斗圈真实化】雀之风

真实的pm战斗圈是个复杂的世界。有用真爱打出光芒的超一流玩家,有不管强大与否只享受对战的真爱党,有用路边pm一路打下去的训练师,但也有很多在对战之路上越来越功利化的普通玩家。
pm战斗圈里蛋党已经非常普遍,甚至修改数据都已经是高端玩家的标配了。
这不羁绊,但很竞技。
这不是我们熟悉的pm,但也是我们熟悉的pm。
所以想要写一个这样的故事,以一个战斗训练师的视角来讲羁绊与抉择,讲pm世界的黑暗与光明,但是也会有非常多个人化的东西出现在里面。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那就开始吧。
  
————————————————————————
【1】
芳缘有一个领先世界的战斗岛。
准确的说,是为了战斗而存在的岛。
它是仿造各个地区的战斗区而建设的位于芳缘的巨大岛屿,而其上的设施,是在曾经由联盟控制的战斗度假区留下的建筑的基础上扩建的全方位服务于战斗文化的庞大建筑群。
由宝可梦研究、宝可梦选种、宝可梦培育以及宝可梦战斗四个部分组成的战斗圣地,即是为战斗而生之地。
它名为巴特兰,意为战斗之地。
  
【2】
斯潘诺在紫堇市宝可梦中心的电脑前纠结着,身后排队的人群显得有点不耐烦了,这让她更是感觉压力倍增。
十七岁的少女斯潘诺感觉正面临着人生中最重要的选择,她出生在这个城市,但小学院毕业之后去了卡洛斯的宝可梦学校,并在那里成为了去年卡洛斯联盟比赛的四强选手,因此被按照巴特兰的惯例获得了免费在那里进行进修的资格。虽说如此……斯潘诺叹了一口气——她的看家队伍在征战卡洛斯联盟的时候早就被暴露光了,但带其他伙伴去的话又怕应对不过巴特兰训练师们对新人的下马威,毕竟就算是有不少朝着巴特兰众多商业化战斗比赛带来的商机而移民的伪训练师在,那里真材实料的强大训练师可是比起她在卡洛斯的高等宝可梦学校只会多不会少的。
罢了,大不了到那里再换吧。
斯潘诺顶不住身后人催促的视线匆忙拿满了六只宝可梦,随即登出了电脑。
  
【3】
七月的紫堇市阳光灼人,斯潘诺觉得自己终于知道后面的人们为什么那么不耐烦了,她自己有高级训练师证可以优先使用电脑系统可不代表所有人都可以这么做。
六只宝可梦在107号道路上一字排开,金属的反光随即让她眯上了眼。
钢系好像带多了啊……不过对于专攻六对六单打对战的她来说可以无视对手在己方场地步下的隐形尖石直接战斗的钢系宝可梦确实是最适合她战斗风格的宝可梦,也和她搭档时间最长。
斯潘诺看着属性重复严重的队伍感觉有些想笑的时候又莫名觉得庆幸。身为高级训练师随身带着那么多重复属性的宝可梦会导致面对不利对手时无力回天,这就是为什么天王们被人尊敬的原因——他们在那种情况下也还是强的可怕。
但他们可是我的伙伴啊,至少去巴特兰的第一天还是带着吧,会感觉安心很多。
风速狗抖了抖毛坐在一边示意斯潘诺在它身边坐下,庞大的体型在地上投射出了一大片阴影。这是她的初始宝可梦,也是她现在手持宝可梦里少有的会被尖石重伤到的。
斯潘诺揉了揉它的头表示感谢,换来一串愉悦的喉音。
她拿出登记表开始填写起来。自己的部分在刚拿到邀请函的时候已经填写完了,现在该登记她的宝可梦了。
虽说巴特兰不限制训练师用电脑交换宝可梦,但是却有只有登记过的宝可梦才能参赛的规矩。毕竟巴特兰的宝可梦走私非常严重,在巴特兰是永远不怕找不到追求强大宝可梦的训练师的……
斯潘诺在登记表上写写停停。捕捉地点那栏几十个整齐的斜杠让她长叹了一口气。
斯潘诺虽然说不上擅长宝可梦捕捉但也绝对没到不靠他人帮助抓不住宝可梦的程度。她其实很喜欢观察宝可梦,也有好些想跟她一起去旅行的宝可梦。但是她每次都不得不拒绝它们,留下一些食物之后消失在它们的生活之中。她是联盟级的宝可梦训练师,明白队伍结构有多么重要,比赛可绝对不是只靠气势和爱就能获胜的东西。
但是,她还是在纠结许久之后带上了和她感情最深的宝可梦。
"最后——"
斯潘诺伸了个懒腰,然后在登记表上填上最后一只宝可梦的数据。这是那只雌性风速狗,她的初始宝可梦。
"好了!"
少女把水笔在指尖转了一圈,盖上盖子放进背包。天色已经染上了傍晚的玫红色,天上长翅鸥的翅膀也被低垂的夕阳罩上了晚霞的颜色,就像她小时候记忆中的芳缘。
明明难得回次芳缘,却除了老家外都没怎么逛呢。
斯潘诺在脑海中构思着旅行计划,迈步登上了前往凯那市的列车。
 
【4】
斯潘诺不是没有坐过渡轮,但明天要自己一个人坐却还是有些紧张,何况这次没有邀请函的家人们不能再像卡洛斯那次一样时不时去看望她了。
宝可梦们已经被她留在旅馆了,只剩下一只宝可梦执意留在吹着海风的她身边。
「怎么了,不开心吗?」
波导宝可梦路卡利欧感受情绪的能力可不是吹的,估计他就是感受到了她复杂的情绪波动才放着旅馆不住跟着她来海滩吹风的。
斯潘诺就近找了个躺椅躺下,游人如织的凯那市海滩深夜空无一人的样子她还没有见过。见路卡利欧还站着,斯潘诺拍了拍小桌对面的另一把躺椅示意它也躺下。
小桌中央插着的遮阳伞使得她看不到多少天空,但在斜前方的天空中还是能看到半圆形的月亮。
"卢卡。"
在联盟统一叫法之前同一种宝可梦可以有很多种族名,卢卡这个昵称便是来自于卢卡里奥这个非正式名。
路卡利欧像是知道斯潘诺并没有说完一样并没有用波导接话。
由于波导带来的心灵感应能力,斯潘诺迷茫的时候时常和路卡利欧谈心,所以他是斯潘诺的宝可梦里最了解真实的她的一个,也是她唯一不愿意以"它"相称的宝可梦。
"我以后可以直接叫你卢卡吗?"
「你是说正式取名?」
他显得有些惊讶,毕竟她的宝可梦除了风速狗以外都是学院所有,斯潘诺自己并没有取名的资格。
"恩,你不是在联盟战中是主将吗?学院给我你的所有权了,正好这次登记上去,不然之后要改就麻烦了。"
"噜……"
斯潘诺被他不用波导的本音逗笑,不得不说思考时的他真的很像人类,说不定这也是她想给他一个名字的原因吧。
「也好,这样遇到同族的时候就不会叫混了。」
"一言为定。回去拿单子。"
她霍一下站起来向他招手,他抖了抖耳朵,随即跟了上去。
"说起来,你想不想学说话?不用波导的那种,我可以教你。"
卢卡摆了摆手,用波导回了一句英文「No, thank you.」
"诶你原来会英文的吗?"
「卡洛斯待久了都多少知道一点啦,你英文不也不错。」
"谁叫那些对战网站都是英文的啊!"
「噜,毕竟是合众人架的嘛。」
"是说你为什么连波导都要说噜啊。"
「小时候的口癖很难彻底改掉啦,我是成为你的宝可梦之后才习惯用波导来心灵感应的。」
"也是。"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