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オカクリ】if

冈助同人相爱相杀的交错双星(http://sparrowflash.lofter.com/post/1d8fc736_ed62c47)的后续,看本篇之前请先重新阅读链接里的前篇哦,手机段的小天使可以用评论里补的链接www【之前连错文了真是抱歉。。。!OTZ】
手法改变,第一人称预警
能接受的话,Let's start!
——————————
我一直在想。

2025/8/16

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这一切我们的人生会如何。

世界线变动率0.331223α

冈部伦太郎是瓦尔基里的领袖,“我们”的头号敌人,也是和我有着奇妙缘分的人。
现在冈部伦太郎死了。
就在昨天,“我们”的直辖部队ROUNDER突击了瓦尔基里的基地,在那里杀死了他。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比我原本想象中的要冷静得多,即使很早之前就知道这一天终会到来而做过非常多的心理准备,这仍然让我很意外。
我猜想这是由于他在六月见过我的原因,那时候立下的在十五年前再见的约定现在还在心里熠熠生辉,让我主观上仍把他当做未来还能见到的人看待。
很奇怪吧?像是这样把还未到达的世界线当做不久的将来。
但对我而言这就是救赎,这就是支持我研究的全部意义。
在无数个被睡眠失调困扰的夜晚,我会忍不住去想象,忍不住去想象冈部口中的那个名为命运石之门的未知世界线会是什么样子的。
我甚至不受控制的想过,要是这脱离轨道的一切都没有发生的话世界会怎么样。
我会怎么样。

我想,我大概会和他,和那个冈部伦太郎在一起吧。
这份一直压抑着的心情,以及从他眼里看到的相似情绪,一定能结出甜美的果实。
真是个sweet(笑)啊我,哈哈。
不过我大概会犹豫会纠结吧,冈部他大概也会,毕竟我们都不是特别有勇气的人。
我喜欢他。
这是我一直都知道,又一直不敢说的事。
虽说他早察觉到了吧,毕竟哪有女性会在不喜欢对方的情况下那么配合做那些事——
嘛。
虽然每次想着想着都会像这样害羞到想挖个洞钻进去,但一想到这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已经是不可能的事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不过对「那个自己」来说大概会是不小的障碍吧,加油哦。
有权利放任喜欢冈部的心情支配自己的命运石之门世界线的「那个自己」真是幸福啊,每次想象的时候都会由衷的觉得羡慕。
然后就有继续拼命研究的动力,这都是为了早日到达那个世界啊。
可以不受痛苦的继续喜欢冈部,并做出努力的“未来”对现在的来说真的很耀眼,有时候想着想着就会不受控制的流出眼泪。真是的,都多大的人了啊,明明不想这样的,不过考虑到自己的心理状态或许这是好事也说不定呢。
不,这一定是好事。这可是自己还有强烈的人类感情的证明。
那个命运石之门世界线的我和冈部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和冈部能好好的面对自己的害羞吗?
不由得有点担心。不过我相信自己喜欢冈部的心情强烈到可以跨越一切阻碍,冈部他一定也是一样。
有句话说人可以做到一切,做不到只是由于他们还不够想,对这句话我是持赞同态度的哦。从一个方向怎么努力都不行的时候,换个角度去思考就能找到通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广阔的存在。
所以存在那个闪耀着光芒的世界线会存在也是当然的吧。
那个冈部的虽然有些科学天分,但能组织起人做别人想不到的事才是他真正的才能所在。虽然很胡来,但其实是个很厉害的人,虽然那个时候的我不觉得就是了。他太像妄想型的厨二病了吧常考!
我猜他在一切安好的命运石之门会感觉有力无处使的吧,大概会陷入迷茫吧。
实在不行的话,来做我的助手也行啊,很想这么说一次啊wwwww
不行又跑题了,都是那家伙的错。
实在不行我养着他也行,反正以我的能力用工资养个人还是肯定负担得起的wwwww
咳咳。
看不到的未来就不要乱猜了,谁知道那家伙会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来。那个我那么幸福帮他承担这些烦恼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啊啊,好羡慕呀。
总觉得一想到说不定还会有一个既像他又像我的小孩就又快哭出来了。
会是什么样的孩子呢?会是一个和我一样热衷科研的男孩子吗?还是一个像他一样会犯厨二病的女孩子呢?俗话说儿子像妈妈女儿像爸爸嘛。我觉得以我喜欢冈部的程度估计会有不止一个孩子吧,不管是兄妹还是姐弟都很可爱呢。然而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应该都会很喜欢他们的吧,冈部一定也是。
呀嘞呀嘞,现充妄想乙。
不过这种世界线真棒啊,我一定要为此努力才行。每次每次都是这么想着才能坚持下去的。
该去实验室了,我可是为了不让SERN的那帮人看出我对冈部的死抱有的特殊感情才先去思考这一切的,真的超羞耻的orz
冈部不是死了,只是去往一个有着更大可能性的世界而已。虽说他会不记得之后的这一切,但是命运石之门是只有那个冈部才能到达的地方,所以没办法呢。
加油啊,牧濑红莉栖。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