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sg摸鱼】关于第一个回归β收束的冈部的随笔

昨天在飞机上听着歌,听着歌词突然想起了那个刚从阿尔法线脱出的冈部。他带着笑,说电话微波炉应该和凤凰院凶真一起死去,这样的心境让我感慨很深,但是由于铃羽的到来这样的冈部没有持续很长时间,0的他也一直被铃羽带来的飘渺可能性所追逐着,没有了那份看淡一切的心态。
抱着这样的心情和消磨飞行时间的目的,我在没有规划全文走向的情况下写下了一个以未曾遇到从未来而来的铃羽的冈部为中心的随笔,没想到居然写到了可以打下END的程度,虽然自觉可能有些偏离原作的人物性格,但是在朋友的鼓励下决定发上来。
文风一如既往的不知所云,人物塑造一如既往的OOC,感情描写一如既往的一眼就能看出作者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可以接受的话,不妨读读看如何?
摸鱼之作,cp倾向是冈部→助手,喜欢你能喜欢。
——————————————————————————————



世界线变动率 1.130209β 

2011/12/12

红莉栖的手机号码已经不是她的了。

冈部伦太郎在来到beta世界线之后,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的喜欢上了独自对着Lab的百叶窗外的景色发呆这种被往日的他认为非常不“狂气的疯狂科学家”的事,为此,不知情的真由理一度十分担忧,连带着连桶子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但碍于他每次说那句一贯的“没事,不用担心。”时的眼神没有开口说什么。

大概,是什么我没有资格插手过问的事吧。那时候桶子这么想着,留下了一句“不要太勉强自己”之后就继续转过身敲打键盘了。

而真由理,觉得她的牵牛星越来越远了。

从某个角度来说,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这种说法还真没错。

冈部某次意外听到真由理担心的声音的时候这么想到,那时候她正在给秋叶留未穗打电话,看样子是在商量给他准备生日派对来让他打起精神的作战什么的。凤凰院凶真已经死了,现在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有冈部伦太郎。嗯……也不对。冈部伦太郎和凤凰院凶真是一体两面的存在,所以说是变了半个人才比较正确吧。他想到这里不由得轻笑起来。

真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你的习惯感染了啊,凡事都要求准确什么的。

刚开始回归日常生活的日子说实话让他非常不适应。不光是经过无限三周的他时时神经紧绷和周围格格不入,更重要的是那些回忆总是粗鲁而又自说自话地闯进他的大脑,不由分说地把他拽入痛苦的泥潭,为此他还接受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但他现在已经好多了,在药物的帮助和他自己的努力下他已经可以用相对平稳很多的心态去看待那些回忆了,于是它们就找不到什么借口去继续纠缠他了。

毕竟,已经过去一年多了。

在这些关于人和事的回忆里,唯一还像忠实的老主顾一样隔三差五光顾他脑海的只有红莉栖了。

啊啊,红莉栖。

脑内的他的口气突然变得十分怀念。

那当然了,他怎么可能忘记红莉栖呢。

即使已经下定决心淡忘那三周的回忆好好珍惜当下的和平生活,只有红莉栖,他冈部伦太郎是绝不会忘记的。他可是和她做了约定的,就像她说的那样,只要有一个她没有被他遗忘,那无论何时,无论何处,她都存在。

有些荒谬得不像她的理论,但冈部却信以为真,和往常一样非常珍重地刻在心里了。

有这个念头的时候他甩了甩头,想着自己是不是有点像教徒一样在盲信红莉栖了。

恩……因为我喜欢她?

冈部默认了这个想法,脑内不自觉地开始构想红莉栖教要是传播开来会是什么样。

红莉栖教总觉得有点哪里不对,不过全体教员都憧憬着她的光芒的话——

被想象出来的画面逗笑了的冈部,觉得那样的世界应该挺美好的。顺便一提,他想当教主。

“冈部!上课了!”

远处朋友的呼喊让他从越来越脱轨的想象中回过神来,那是他这学期的同桌,处的还行就自然成为朋友了。

“知道啦!”

于是他也高声回应着,同时捞起装着书本的包有些眷恋地看了一眼顶楼的天空。

在短暂的关于会不会打扰号码新主人的犹豫之后他结束了他的感慨,给那个物是人非的号码发了一条意义不明的短信便带上了通往楼顶的门。

那条短信只有短短一行字。

「请务必要幸福。」

人生原本就是无法重新来过的,这样人才能从悲伤中站起来,鼓起勇气继续走下去。

你说是吧,红莉栖。


END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