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睡不着的摸鱼

本来是群内飙车的即兴摸鱼,但是后来睡不着就改成了文的样子。因为本来是摸鱼所以质量堪忧。因为饿了也没认真改。文笔是啥?可以吃吗?大概就是这样自暴自弃的东西。

cp是冈部助手,背景是α世界线的未来。看完请不要扔臭鸡蛋这只是一个摸鱼而已——(逃避现实)

———————这是作者已经溜走的分割线———————

——人每次回忆起记忆里的事情的时候其实都是回忆起上一次想起它的记忆,所以经过太多次回忆的记忆都会逐渐扭曲变形,直到变成其实本不存在的“事实”。

——要不是时不时从新闻里看见他,冈部伦太郎对也会被我认知为这样子本不存在的人物吧。

——就算是这样,当你出现在那里的时候,我……我还是对清楚回忆起对你的喜欢的自己感到了不甘心。

——即使这份喜欢经过了太多次的回忆早已不是当初那份单纯的喜欢了,我也不是当初单纯的我了。

距离冈部伦太郎成功潜入牧濑红莉栖位于郊外的住所兼研究室,已经过了半天了。他是为了获取时间机器相关情报才来这里的,至少这是明面上的理由。“因为瓦尔基里会做出时间机器是已经被观测到的事项,所以一定能成功的。”什么的,观测者不讲道理也要有个限度。但这是不可违抗的因果律,在红莉栖仔细确认了瓦尔基里的任务细节确认并无漏洞之后,也接受了他会来自己这里住一段时间的事实。

即使SERN的监视突破了桥田他们的保护网,强行来抓人,收束的力量也能够保护冈部,所以没有问题,现在还没有到2025年。

而且,就算出了事可以用瓦尔基里事先准备好的D-mail跳线,时间机器的知识到了冈部的脑子里可是不会因为跳线而消失的。

“我的手上可已经沾上过血污了哦,就算这样你还是想继续吗?”

红莉栖的笑容带着刻意的疏离,但是并没有推开凑到她床前的冈部,只是把手搭在他胸前,不知道是挑衅还是拒绝。

本来她这个由SERN分配的住所就不算大,冈部在潜入的过程中又免不了一些战斗受了伤,她最终也没有忍心让他睡地板。

或许她早已做好发生些什么的觉悟了吧。

“你要这么说的话我也和你一样。”

他指了指自己的伤口。能以轻伤的代价就干掉SERN配备的看守,这个熟练度意味着什么自不必说了吧。

“不一样。我可是SERN的科学家哦?就算结果是一样的,性质上可是完全不同的。”

“是相同的。你加入SERN的原因和我一样都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拯救真由理吧?那么性质怎么可能不同。就算你现在是SERN的科学家,你本质上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牧濑红莉栖,我坚信着这一点哦。”

“我……”

冈部捧起了红莉栖别过去的脸,稍微用力让她看向自己。

“怎么,不相信么克里斯蒂娜?”

“别加上蒂娜!怎么那么多年来还是老样子啊你!”

“你也还是老样子啊。”

冈部笑了。

“就算外表和表层性格有变化,内心深处的你……一定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闪闪发光的牧濑红莉栖。”

“为什么你就能这么肯定啊……”

红莉栖眼角渗出了不知为何而起的泪水。

“明明连我自己也——”

被吻终止的话语到最后也没有说完整,冈部伦太郎不允许她这么否定自己。

“因为我现在还由衷地喜欢着你,所以你一定还是原来的你,这就是我的依据。”

“这算什么啊!”

被红莉栖不轻不重地锤了一拳的冈部伦太郎笑嘻嘻地抓住了她的手腕,顺势把她压制在床上。

“所以,要继续么?”

不知怎么就说出了自己的心意。不知怎么就顺水推舟到了这个境地。不知道这样仿佛梦境的时光还能持续多久。

——但是至少现在这个瞬间,我有你在我身边。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所以,她用自己的方式对他做出了回应。

红莉栖把视线扭向了一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害羞。

“随你高兴啦!”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