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同人/原创】【2016助手生贺】我的Amadeus

迟来的助手生贺
比屋定真帆视角
真帆→助手友情向
OOC有 欢迎捉虫
希望大家喜欢w

============================

2016 / 08 / 03    13:07:55

        “嗯……”

        比屋定真帆用手捏着下巴思考者,小小的身影在人流如织的商场里显得格格不入。

        25号是红莉栖的生日,然而埋首研究的她直到今天才想起自己还没买礼物这件事。

        她本来是想送自己喜欢的能方便研究的工具书的,但是如果是她的话——

        “还是……算了吧。”

        如果是红莉栖的话,肯定可以把那些资料都记在脑子里,用不到这种东西的。

        她是这么相信着的。

        “……”

       身为研究者的她并不常来商场这种地方,平常有什么需要的也都是匆匆买完回去或者直接网购。

        “嗯……如果是那孩子的话,会想要什么呢?”

        在真帆黑着脸第四次说明自己不是和家人走散的初中生之后,她决定停止无意义的闲逛,翻着手机寻找灵感。

        “嗯?”

 

From:红莉栖

主题:加油!

我已经到日本了,实验就拜托你了www

有事情打我电话\(^o^)/

 

        “啊!对了!”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兴奋地一拍手,随即朝着记忆里红莉栖曾经去过的某家店铺快步走去。

 

         真帆站在一堆玩偶中间,听着热心店员一边给她卖安利一边用余光寻找她的家长,终于叹着气开始今天第五次解释她不是自己来商场买玩偶的初中生,在店员「那你是来干嘛」的不解眼神中问出了此行的目标物品。

        “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那个……@ch的吉祥物公仔……”

        抱着莫名的羞耻说完这句话,店员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眼神。

        “啊!这边请!”

 

        “好厉害……”

        真帆看着店铺深处占据着整整一个货架还带着各种颜表情的@ch吉祥物们由衷地露出了赞叹的表情。

        “那么,选好之后拿到结账台就可以了~”

        告别不知道为什么还在用对小孩子语气的店员后,比屋定真帆朝着放满公仔的货架打量了起来。

        满坑满谷相似而不同的公仔使她有点手足无措,索性就近开始研究起来。

        这些公仔都有一个相同的二头身白色外形和让人看了就想去捏一下的猫耳,它们的不同之处只在于大小、姿势和表情。

        真帆记得红莉栖的那只是大概有二十厘米高,还带着颜文字笑脸……

        “啊!这个!”

        她的目光亮了一下,踮着脚从货架上取出了一个公仔。

        和记忆中相似而又不同的外貌昭示着它是和红莉栖的那只属于同一系列不同品种的事实,可爱的外貌让人很有去揉捏一番的欲望,感觉很讨人喜欢。

        "嗯,就这个了!"

  

2016 / 08 / 03    23:13:31

        "红莉栖……你知道吗……我昨天做了一个梦……"

        娇小的黑发女性忙完一天的工作仰面躺在床上,怀中抱着一只毛绒玩具的样子乍一看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但脸上的表情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却显得太过悲伤。

        "我梦见……你死了。"

        她自顾自喃喃着,眼角不自觉地湿润了起来。

        她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软弱,为了不让眼泪流出来而抬头望向天花板。

        她记得自己以前和红莉栖合住时她们有时候会像她现在这样一起仰望着,仿佛能透过天花板看到天空一样。

        "你说过,人的回忆可以穿越世界线,达到我们现在所在的‘命运石之门’。"

        真帆闭上了眼睛,在心中回忆着和她在一起的记忆。

        "你刚来研究所的时候,因为同是日本人被教授特别介绍给我认识了。"

        "那个时候的你真的很可爱呢。「真是可爱的孩子啊~」我记得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然后啊。"

        真帆闭起眼睛,陷入了回忆。

        "那场研讨会我现在还记得呢。"

        "你居然一个人就驳倒了在场所有的教授。"

        "你真的非常厉害呢。"

        "比我都厉害呢。"

        "厉害得我都嫉妒了呢。"

        "明明我也是跳级进入研究所的。"

        "明明你比我小上整整三岁。"

        "你的才华是哪里来的呢?"

        "简直就是被神所爱着的孩子。"

        "你是,我的Amadeus呢。"

        "那么厉害的你,怎么就死了呢?"

        真帆小小的睫毛颤动了一下,泪水终究还是流了出来。

        "你像睡着了一样躺在我面前的棺材里。"

        "好像像以前那样偷偷戳一下还会睡眼朦胧地和我嘟囔着抱怨一样。"

        "你怎么就死了呢?"

        "那么优秀的你,怎么就死了呢?"

        她诉说着不存在于这条世界线的事实。

        ——牧濑红莉栖,于2010年7月28日死亡。

        ——享年18岁零3天。

        ——这是,β世界线上的事实。

        "我生日礼物都买好了呢。"

        "平常对研究以外的事那么不上心的我,难得一次没有忘记你的生日。"

        "不过你居然去日本了啊。"

        "我一边期待着你看到礼物高兴的脸,一边等待着你的归来。"

        "在研究所里我可是第一次有后辈呢。"

        真帆凄凉地笑着,温柔地哭着。

        "你怎么就死了呢?"

        "我最喜欢的后辈,大有前途的科学家。我的Amadeus。"

        "怎么就死了呢?"

        真帆的身体渐渐缩了起来,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公仔。

        眼泪不断地低落在上面,洁白的公仔上染上了一点又一点的水印。

        "……"

        "呐,红莉栖。"

        "你知道吗?"

        "昨天我去看过你了。"

        "虽然严格来说,到你那里的时候应该已经是「今天」了吧。"

        "你就是会在意这种细节的类型啊。"

        真帆轻声笑了出来。

        梦里的画面好像就是真的一样。

        真实到让她分不清楚现实与梦境。

        "毕竟是在打仗啊。"

        "抱歉了啊,你的墓,好久没扫了吧。"

        "不过啊——噗。"

        想到了什么似的,她显得有点开心。

        "那家伙居然给你放了杯面,还特地放了盐味的。"

        "知不知道那东西现在有多贵重啊。"

        "要是你在的话,肯定会直接一句「笨蛋冈部」训上去吧——"

        "!"

        强烈的违和感让真帆猛的张开了眼睛。

        "咦?奇怪?"

        她有些手足无措地抱着脑袋。

        "我听你说过这句话吗?"

        好像是,说过的。

        记忆黑衣的冈部拿着载有她AI的手机被画面中的少女如此抱怨着。

        "不对。"

        真帆抱住了头,额上已经隐约渗出了一层汗水。

        "不对,我没把你的Amadeus给过他。"

        "不,不对。他什么时候穿过那种黑衣了?"

        自相矛盾的记忆弄得她头脑一阵阵发疼。

        她呆呆地盯着怀中的公仔,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那是溺水之人看到救命稻草的时候眼中会迸发出的光芒。

        她猛的打开手机,翻找着收信栏。

 

From:红莉栖

主题:加油!

我已经到日本了,实验就拜托你了www

有事情打我电话\(^o^)/

 

        然后收信时间是——

        2016/7/24。

        "红莉栖!"

        那是痛失珍视之人的人发现自己所珍视的人死而复生的光芒。

        "太好了……"

        那是从混乱中走出的前辈发现自己并没有失去重要的后辈,欣慰的,自嘲的,劫后余生般的光芒。

        比屋定真帆像小孩子一样地抱着玩具公仔,抹着眼泪,笑着。

        "真的是,太好了。"

        她打开了编辑栏,打出了迟到的生日祝福。 

        ——生日快乐,我的Amadeus。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