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newtina】出笼之兽(上)

昨天才看电影的我
今天就来搞事情了呢【。】


        纽特紧紧蜷缩在毛毯里,感觉这就是他一生中最羞耻的时候了。

        今天早些时候他看着箱子里那全世界唯二两头有繁殖能力的角驼兽愁眉不展。
        角驼兽的犄角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是一种极好的魔药材料,这使得它们被大面积猎杀。而随着角驼兽的日益稀有,它们的角在黑市上的叫价越来越高,在猎人越来越狂热的围捕中,已经差点灭绝。
        幸好他抢救下了最后这一对。
        他摸着小角驼兽的触须,小家伙似乎很喜欢他,把他的手浸得沾满口水。
        纽特从这头幼兽的触须里拔出自己的手,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工作室开始调配药水。
        那只小角驼兽并不是自然产生的,几年前为了这个物种延续着急上火的他迫不得已配了强力催情药倒在它们的水槽里这才有了它。
        他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再干一次。
        他的心底又泛上来那股深深的罪恶感。
        他知道那是不合乎道德的。
        "为了物种的延续。"他默默做了个忏悔,向那两头角驼兽再次郑重道了歉。
        他用生涩的手法调配完毕,沉默地看着手中明亮气泡的魔药。
        只要把它和体液混合,五分钟之内就能起效。
        装药剂的试管在阳光下反射出奇异的光芒。
        他喉结滚动了一下。

        "Eeeeaaaaaa——!!!"
        突如其来的毒角兽叫声让他吓了一跳,暗叫不好。
        那家伙还没有完全度过发情期,他应该在配置魔药的时候把她隔离开来的。
        巨大的毒角兽随着地板的震动长叫而来。
        他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迅速在那发情的巨兽到达之前把试管拍碎在台子上。


        明天肯定会超级麻烦。
        纽特缩在位于工作台旁的狭小房间内,用仅剩的一点断断续续的意识清理着手上扎着的试管碎片。
        他在这一小时内撑着被一点点蚕食的理智挪动到他的床上,随手拉过毛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他此刻无比庆幸这一切是发生在他自己的手提箱里。
        他是个不喜欢纵欲的人。
        所以当此刻那被他压抑已久的欲望一旦被魔药激发,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要是蒂娜她看到这个样子的自己的话……
        他脸猛得红了一下,拼命阻止自己继续那可怕的念头。

        直到他听到从上方传来的吱呀一声开箱子的声音。
        同时到达他耳膜的还有一个他最熟悉的,透出浓重担忧的声音。
        "Newt!你在哪!"

        看来还没到最羞耻的时候呢,Mr. Scamander。
——————————————————————

【嗯下篇在这里↓】
http://sparrowflash.lofter.com/post/1d8fc736_db669a9

评论(64)

热度(139)

  1. AlecNights雀瞬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雀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