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Newtina】出笼之兽(下)

这篇是几乎没有R18描写的伪R18。
原名潘多拉之盒。没错就是那个拖了一个月的下药坑。
为了一贯性前篇做了些许改动。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篇Newtina了。
希望能喜欢。

上篇链接:http://sparrowflash.lofter.com/post/1d8fc736_d3d2332



纽特已经被压抑太久了。

长期压抑着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说得再确切一点,正是他自己那引以为傲的理智。

他认识许多动物,也深刻的了解它们的天性。他能理解它们的行为,他能体会它们的动机,他甚至可以对它们的心情感同身受。但这种对本能的理解,在另一方面又被他认为是对知识的理解和长期与奇兽为伍的经验,被他潜意识地贴上了纯理性的标签。

所以他没把这份理解放到自己身上。

他曾经试过。在本能最躁动的青春期他曾爱上过一个叫莉塔·莱斯特兰奇的姑娘,这这段感情终究还是结束了,而且是由他自己一手造成的。他并不是看不出因为他的顶罪而逃过一劫的姑娘眼底滚动的是什么,他也不是不知道当他做出决定时心里闷痛着的是什么,他只是一味的只信赖着他的理智,把他的情感像野兽一样关在笼子里,同这个堕入危险面的姑娘从此不相往来。

熟悉的脚步声一下一下打在听觉神经上,被无数倍放大,又被拉长到变了音调,只剩下越来越守不住惯常主导地位的理智。

"Newt?"

门开的声音让他颤了颤,随即意料之中的人便出现在视野里。

对方惯常的打扮一下子让他连想逃避的借口都找不出来,裸露的那一点点皮肤在他眼里被无限放大。他的喉结情不自禁滚动了一下。

所有声音都卡在喉咙里。应答,或者是借口,或者是呻吟。他连一句移形换影都发不出来。

他在蒂娜靠近的时候咬牙让自己不要跟着她的身影移动视野,好像这样就能永远逃避下去了一样。

纽特装作听不见蒂娜看到此时的他时的反应,死瞪着黄铜包木的门框做着最后的挣扎。

"Newt。"

她突然用手扳过他的脸,语气里是少有的强硬。

"不要逃避。"

他想像受惊的动物一样逃走,但体内的另一个指令却和这一条指令产生了严重的冲突,只留他在原地时不时的颤抖。

他看见蒂娜深呼了一口气,他看见了她略别过头,漏出了粉红色的耳朵。

"我不会责怪你的。"

他能确定他面前的是蒂娜,但是她的语气比起平时的认真更像是一种伪装出来的严肃,或许还掺杂着一些别的什么。

心脏剧烈地跳动。

她给了他一个吻。

"没关系的。"

这句话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而是最后一只毒角兽,用庞大的体重轻而易举的把已经处于弱势的平日主导他行为的那份理性彻底压倒。

那只困兽从笼子里出来了。

他开始试探性的回应她,并在获取的同时燃起更深的索取欲。

蒂娜也压抑得够久了。

他唯一剩下的那份让他在欲望的狂潮中护住不知何时被他压制在身下的蒂娜的理智在一波波浪潮反复的冲击下被无限拉长,让他彻底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

身下傲罗的身体并不脆弱,但他还是不想伤害她。

这是他此刻唯一留下来的理智了。

他抚摸过爱慕的异性的身体,听着她半克制的声音,觉得自己仿佛是在追溯一束光。

他一度害怕自己的过于靠近会让那束光远离他,逃避他,就像一切说他是疯子的人一样,就像一切除了她之外的人那样。

但光照向了他,他在温暖里得到了肯定。

他便想不顾一切的靠近那束光。

让他喜出望外的,那束光现在也在不顾一切的靠近他,回应他的渴望。

高潮时,他用尽全力把自己按进她的身体,互相身体的痉挛让他们除了下意识的不断叫着对方名字外别无所能。

他喘息着抱着身下人的身体,感觉到自己的头被温柔的回抱住。

他们都没有说话,而是耳鬓厮磨,同时靠近给了对方一个吻。

不只是他需要着光,不只是他被光所温暖。

他从未如此深刻的意识到那束光同时也需要着他,也如此不可救药的依赖着他所提供的温度。

他的名字,叫Newt Scamander。

而那束光,叫Tina Goldstein。

Fin.

评论(2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