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助手中心(真帆视角)】那份终得实现的祈愿

大家好我是终于出新短打的雀瞬【捂脸】
这篇是sg线后日谈,和标题一样是以真帆视角写的助手中心,不过主要在写本篇开始之前的助手。微冈部×助手。
尝试了一下把对白写成平淡描述的风格如果看着感觉没懂是我的锅……orz
本文大概是本篇开始之前因为过去的事而怀疑自己永远不能得到救赎的助手向真帆倾诉,全程真帆视角注意。
一如既往任性地用了奇怪的文风写了我理解中的助手,可能ooc。
希望你能喜欢。



———————————————————————

牧濑红莉栖她有曾绝望过吗?

比屋定真帆靠在研究所楼顶的栏杆上。蓝色的天,亮色的云,闪烁着早上的朝阳的特有的光芒。大楼绵延,路上三三两两的车辆移动着,玻璃和金属都反射着并不算刺眼的光。

比屋定真帆来纽约很久了,她认识牧濑红莉栖也很久了。

她有事会想起这个问题,想起她们初识一个多月时的那次谈心。

她记得她当时是有些,好吧,实际上是非常惊讶的。

后生的天才少女望着一望无际的,和现在颇为相似的天与云,讲出了她不曾为外人所知的过去。

那天她们实验做完的早,红莉栖刚适应从大学生到研究员的角色转变,而教授的加压计划还未来得及进行到下一阶段。于是关系颇为不错的她们便很难得的来到实验室顶楼谈心。

我在等一个人。

她记得那个后辈当时这么开始的话头。

谁?她说。她并不认为研究所有谁会约人在天台见面。又不是相约跳楼,她开玩笑地补充了一句。

一个……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的人。

红莉栖没有回头。她很少不看着别人的眼睛说话。

也有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别的什么事物。她继续说着。我很想相信它一定会出现,但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真帆沉默了,她没法保证自己能完全理解这个后辈的心情。

呐,前辈。红莉栖回过头,这么看着她,眼神是真帆不曾见过的,仿佛在看着她的同时看着触及不到的高远星空。

前辈你相信命运吗?

怎么可能。她回答。我们可是科学家。

红莉栖笑了。不愧是前辈,我也不信。这种东西明明就很荒谬嘛。

但是呢。她语气一转。应该说是经验主义还是什么呢……期待一件事情发生但是又很久没有结果,就会认为它是不可能发生的了。明明没有根据地否定它的可能性和相信自己命中注定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

前辈,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呢?

真帆说不上来,于是思考了一下。

这是心理学的范畴了吧?她说。不过和脑科学也有关系,说不定你可以出篇论文。她打趣道。

红莉栖被逗笑了。

说不定真的可以试试看啊。

那时的红莉栖在等待的到底是什么,现在的真帆多少能明白一点了。

现在的红莉栖,连落寞地看着天空的时候都是带着温柔的笑意的呢。

真有趣,她想。

冈部伦太郎……吗。有机会真想见见呢。

End.

评论(1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