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龙与骑士

完全狂龙化神威子出没请注意。

——

银龙一口咬向那个弓箭手持弓的小臂,在对方的嘶叫声中掰断了还未一口咬断的尺骨。

那个他所一见钟情的卡姆伊已经彻底变成失去理智的狂龙了。

黑甲的骑士试图高声呼唤她的名字,但腹部扎进的箭矢却显然地阻止着他。

龙猛的回过了头,龙牙上滴着血。

骑士竭尽全力的伸出手去,终于把手放到了她的龙头上。

我在。卡姆伊。我在。

他身上箭矢的血槽正在源源不断的放着他的血,但他现在已经毫不在意了。

他一把把插入身体的箭矢拔了出来,血流得更快了。

狂龙用红色的眼睛看着他,反常的没有直接展开攻击。

是我,卡姆伊。

他抱了上去,用粘着血污的手抚摸着银色的龙头。

你的眼睛真好看,和从前一样。

银龙鸣叫了一声,眼中的红光闪了闪。

还记得那时候吗?我偷偷带你出城堡玩,回来的时候我差点被王杀了。

龙又叫了一声。

即使这样,我也觉得已经值了。

他觉得她不管变成什么样都深深吸引着他,以前是,现在也是。

可惜啊,没能看到你长大后的样子。

骑士感到有些困了,他强撑着,试着把身体的重量靠在龙头上。

能让我看看你吗,卡姆伊?

只要一次就好,再叫我一次名字吧。

骑士快要睡着了,语调却像儿时安抚因为不能出去玩而郁闷的挚友般温和。

"嘶……"

"嘶……RAA……"

龙努力尝试着,远处的阿库娅制住了想要冲上去的拓海,让他们去吧,她说。

"嘶……Laa……ss……"

龙已经变不回去了,它只能拼命的尝试着。

骑士笑了,他知道她在呼唤自己名字。

谢谢你能一直和我做朋友。他说。

他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在龙头上印下一个吻。

去吧。我一直等着你。

"GRAAAAAAAAAAA!"

龙仰天长啸,还是刚才的狂龙。

龙转过身,把头凑近倒在地上的骑士,凝视许久,在他额头上也印下一个吻。

它深深的依次环视着四周的亲族。走吧,龙马说。他放下手里的雷神刀。

然后银龙拍了拍翅膀,向着太阳一跃而起,从此再没有出现过。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