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瞬

对宏观的生物学概念严重厨放以及认为双理cp是世界宝藏的死理性派。没耐心写长文所以专写一发完结😂

最近在吃的原创

就算是叶,要让星火敞开心扉,也是花了很多功夫的。

叶在某天清晨醒来,看着身边还沉浸在梦乡里的恋人想到。星火其实长得很柔和,甚至有一些小孩子般的可爱,光是看着睡着的她很难想象她清醒的时候会有那种像是看透世事的老人一样沧桑的神情,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叶慢慢地跟着她的脸部轮廓抚摸了一小段,感觉到她似是无意识地用脸颊轻轻回蹭着他的手心,不禁嘴角已经装满了笑意。

他想起来原本的星火,那个刚遇到他时校内有名的乱来却又每次都能用巧妙的招数逃脱处罚的学生,明明是自己的学妹却对他这个怎么说也是优等生的学长一点尊敬感都没有,甚至眼睛深处还能读出那一丝被她刻意隐藏起来的自傲。

他的人生轨迹便从此和这个人搅和在了一起,直到现在。

回过头想想,除了在她兴奋的话语和杂乱的笔记本里看到的令人激动的可能性之外,当时自己同意加入她的计划的时候,有没有那么一丝原因是对她本人的兴趣呢?

……似乎是,有的。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呢?自己便被这个人的光芒所吸引了。会去在意她一贯调笑着的假面下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真心,又在看到那和自己相似的眼神的时候感到心中一紧。明明她对她受到的痛苦似是已经麻木了一样地视而不见,又为什么会在自己遭遇同样的事情的时候那么关心呢?

——为什么你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呢?

在又一次看到她膝盖上放着一本偏门的书,带着淡淡笑意一个人坐在远处看着正在谈笑的同学们的时候,那个身影里的落寞几乎刺痛了他,让他不经思考地就走上去说出了那句话。看着她被他突兀的话语惊到,努力想着回答的时候到处躲闪的眼神,他就有种想要一把把她抱在怀里的冲动,告诉她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另外一种,不用一个人承担所有拼命变强也能不受伤害的生活方式。

他似乎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现自己对这个他名义上的实验搭档有着些超越普通意义的感情的。

……

“叶。”

回忆对象的声音让他抬起头来对上了星火的眼神,刚刚清醒的她似是还在暖机一般眼里少见的没有回忆里那股子一看便知的机敏,但是却带着往日没有的笑意。

不是故作坚强、面具般的笑容,也不是放下一切之后之后的无所畏惧,只是普普通通地,因为醒来第一眼能发现自己躺在喜欢的人的臂弯里而露出笑容。

——你能像现在这样,真是太好了。

叶不禁这么想到。看着恋人明显还泛着迷蒙的目光,觉得现在她大概需要清醒,便压下刚才忍不住涌上来的亲热欲望,只是把她再抱得紧了一点,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她由于一夜的睡眠而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

“我觉得你现在性情变了很多。”

“现在?”星火感觉到他的动作,脸上的笑意加深,稍微动了动给自己在他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位子:“如果你说的是和我刚认识你那会儿比,那肯定的吧。先不说都经历过那种事了,这都过去多少年了性情一点都不变才比较奇怪吧。”

她似乎还没完全清醒,只是用本能便说出了这样含着逻辑的句子。叶看着她感到她仿佛还有什么想说的。

“还有?”

“还有……”星火显得有点害羞,但在叶鼓励的目光下继续讲了下去。“还有,我觉得大概是因为有你在吧。”

叶想到她当时对自己的感情逃避到只有认为自己快死了的时候才敢表白的事情,鼻子一酸:“你能像现在这样真是太好了。”

她似是察觉到了他片刻中的情感变化,为了能平视他的眼睛而支起了自己的身体。

“不……是我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叶突然有很多想说的,想告诉星火对他来说她有多么重要,她让自己的世界自己的人生变得有多么不同而充满意义,但是这些情感太多了,远远超出了他能一一说出口的范围,于是他便纵容了刚才被自己压了下去现在又冒尖了的欲望。

在亲吻的同时,他用嘴唇感受到了她绽放出的笑容。

【原创短篇】世界隔离

对于某个前辈的文的回应,虽然完全是两个设定了(捂脸)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分类了(继续捂脸)
—————————正文分割线—————————
  
我爱上了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
当然不是指生死这种不在这个世界的意思啦,我还年轻,也没有“幸运”到遇上那种被现实那么开玩笑的经历。
我说的不在这个世界,指的是不论过去还是未来,他都没有存在过,也不可能存在。
恩……喜欢上这种人让人很苦恼呢,这也确实是我最近苦恼的主要来源。
他有着很厉害的才学,虽然因为不存在所以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才能啦……很理性的同时也非常感性,是能让人直观地感受到智慧二字的人,但也有和小孩子一样幼稚的一面。
他就是这样混杂着微妙的现实感和不切实际感的家伙,是我努力追逐的目标。
真要说起来的话,他是我的创造物。曾经孤身一人——现在其实也还是——的我,为了满足自己想要人陪伴的心情而创造出来的。
他本来没有那么厉害,只是随着我对他的追逐我自己的才学也日益增长,我就能想象出更加厉害的他,到了现在我和他都到了常人触碰不到的高度而已。
虽然这么说听上去有些自大,但我现在是常人口中的天才了。不过即使做到这个地步我也触碰不到他,因为每当我到达他所在之处的时候,他就会向更高处进发,所以我不可能触碰到他。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开始了寻找出路的思考。
他是存在于平行于现实的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永远不会与我真正相交。所以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收找出他在这个世界的投影了。
很难,就算找到了也不是他,但是重点是可以做到。这是可能的。光着一点就够我努力了。
我不是天才吗?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虽然就是因为有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比如解决孤独,我才会创造出他,但是人是可以干涉周围环境的。
这其中就包括了其他人,就包括了自己的命运。
听说过硬决定论吗?这世间的一切的走向都是在很早以前就被决定好的,过去和未来被缓缓移动的进度条链接,一定要说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同。
观测不到就认为不存在,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就认为它不是固定的,不是很荒谬的思想吗?硬决定论之所以可以当道就是因为它太正确了,以至于无法反驳。
嘛,确实很多人不能接受但我可以啊。都说了我是天才了。虽然没有160的智商也不那么会做数学,但是在保持心理稳定不要崩坏以及获得自己想要的人生这些地方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我知道我喜欢他。太知道了。知道又无可奈何,所以只能去见他了。我知道见到他就是自己想要的人生轨迹,我别无选择。
即使最终我能见到的只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投影而已。
连我这样的人做到这个程度,甚至赌上整个人生也可能无法完成,世界隔离真是残酷的事。
不过……身为投影的你有着他所没有的触感,这点上是你完胜呢。
人的本能什么的,真是没办法的事呢。
其实换种思考方向,他也是你的投影吧?你在我脑中的投影便是他,在我接近你的同时他也越来越接近你的样子,这很浪漫不是吗?
如果未来是固定的话,那么把它当做某种“过去”来看,也是可以的吧。
因为我想要和你在一起的未来,所以现在的我会尽我最大可能去努力。
因为现在的我最大可能的努力了,所以会得到可能范围内最好的未来。
又因为有着这样的未来,所以现在的我会不偏离既定命运分毫地努力吧。
我的过去、现在、未来都被无形的轨迹相连,互相论证构成了因果循环——不,这在世界眼里是既定事实吧。
虽说也可能会变成努力反而会错过你的情况,但是我尽力了。所以说我应该就能就此满足了。人类的情感真是麻烦的东西啊。
再说一遍,我喜欢你。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到了甘愿用一生去找你的程度。
你和他是二位一体——不,是最终融合为一的存在。
他的存在在你真的被我找到后会渐渐淡薄,你会成为不止于他而超越他的存在。这是不是就打破了世界隔离呢?
如果是的话,那还真是浪漫啊。
我用你作为桥梁,把他拉到了这个世界吧。最终他成为了你,而你成为了他。
在最后的最后,在名为你的存在中唯一留下的他的存在证明,只是我的一句话吧。
“我从很久之前就在找你了。”
我可以这么说这句话的事实,就是他的存在证明。
我以他为信标,今天也在向着你前进。